2010/03/03

[廣仲] 小動作


在忘記前記下來。

→ 他的吉他pick用疑似雙面膠紙的膠貼貼在咪站上,一共有四片同色同款的,第二晚飛了兩片落台。
→ 到底台前白色那兩舊疑似抽濕機的是甚麼東西來的呢?
→ 揮動雙手用力撥走煙機噴出來的煙霧,還問「你們還看得到我嗎?」,這是第一晚的事情,實在太可愛。
→ 第一晚唱《開心餐廳》時,片已出前奏已起,然後隊長忽然轉身叫停,來了一段副歌和音之教學。吉他手的聲線好柔美(就是唱碟裡那把聲)。第二晚刪了教學這一部分(還是隊長再度忘了,而且已經來不及再叫停?)。「共咪打」是哪一國的語言呢?
→ 第一套衣服的波襪上有白色流蘇,一眾女工津津樂道也。

→ 第一場的時候,台左方的觀眾都很熱情,一堆揮完手又另一堆再向隊長揮手,然後他很繁忙的逐一回應。第二晚就沒那麼多了,只有我們揮了兩次。

→當附近所有人都坐下來,只有一人一菇站著陶醉地聽時,好肯定你看到我們。XD

→ 第一晚隊長有叫大家舉手發問,然後問題不多。看來下次應該袋定點甚麼去問他,還有要袋定到他沒有歌時叫他唱甚麼,別再海棉寶寶了。

小隊長,3月18日再會。(不要告訴方大同 =P)

[方同] 小動作


有件事叫公平。(而且腦很實要寫點甚麼輕鬆一下 XD)

→ 他打鼓的樣子真的好像小孩。

→ 不過大少今年的小動作少了好多,都保持著「專業音樂人」的大方得體狀態。
→ 真的好懷念曾經何時他每唱完一首歌,都會用極性感的聲線說多謝。所以常聽 this love live。
→ 在上海那場,他扮完 Khalil Wonder 忘了換回正常眼鏡,眼尖的本人有即時大叫,哈,他還走了兩步才記得回頭換。

→ 他六場的tag,都是一模一樣的。
→ 唯一有悠聊的空檔,就是上海場樂器失靈的時候。

今年你都去遙遠的地方,跟不完全了。四月的時候自己在美國加油吧。
(還有,你還是靚仔很多的。好靚仔好靚仔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