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/05/16

[生活記事] 那日我在中上環遊盪

星期六的下午,陽光猛烈得毫不留情。
我在香港大學起步,正街→皇后大道西→摩羅街→荷里活道一直走,本來是想拍點街景甚麼的,順道將新玩具的菲林燒完。結果嘛...

先吃一個午餐:芒果糯米滋。

在上環正街頂端的麵包店購,十。分。好。吃。芒果肉充足,鮮甜不膩。

吃得飽飽,路旁忽然有一怪手欄路,噢,不好意思哪大爺,礙著你午睡了。

 

 

這邊的大爺在店子門前,放肆地在陌生人前舞動,那邊的小子則躲在樹蔭下享受日光浴。

大好陽光,有甚麼比午睡更重要?

當然是要扮個靚靚了。

相集

2006/05/13

[生活記事] 泡泡宇宙 (5)

我的肥皂泡

「下一位。」我按下對講機說。

推開門的是一位小男孩,他懷中抱著一隻小狗。

「隨便坐。」我招呼男孩坐下。「慢慢告訴我牠有什麼事。」


我開了這間動物心理診所已經兩年了,初時沒有什麼生意,可能因為大家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吧。不過隨著香港的發展,人們對寵物的關愛亦增加了不少,所以生意日漸興旺起來。


兩年來我為不少動物解決過心理問題,例如勸服小貓不再咬主人的床單,又或是解開鳥兒的心結,好叫牠能放聲唱歌,最有趣的一次是幫一隻青蛙做心理輔導。這是我童年時的夢想職業,做起上來也真的不錯。


送走最後一位客人,噢,不,應該是「客兔」吧,牠因為斷了趾甲不開心,所以主人帶牠來給我開解一番。


我駕著我的吉普車回家去。公路旁都種著參天的大樹,我搞下車窗,清新的空氣迎面吹來,我深深吸一口氣,踏下油門,向著一間白色的大屋駛去。


車子由電閘中駛了進去,我把車停在停車場。一下車,一隻金毛尋回犬就撲過來歡迎我,我摸摸牠的頭,就跟牠一起進了屋內。

「你回來啦。」丈夫的聲音和著飯菜的香味自廚房中傳來。

「是啊。」我抱起腳邊的兔兔對他說。「放了一整天假在家做什麼呀?」

「做飯給你吃嘛。」

「做飯不用一整天吧?」

「第一次也差不多吧。」


我甜甜一笑,拋了一個飛吻給他。

 

註:
1. 原來我已將《棋王》的內容全忘了。
2. 那時的自己還蠻厲害。
3. 那時的構思是想寫一個特別一點的報告,寫法有點模仿原文的味道,印象中部分內容是抄書的。
4. 那時的我,真的覺得那個理論很神。
5. 那時的我,已經好喜歡小動物。雖然有點幼稚,但這個從前的夢想看起來也不錯。

 

[生活記事] 泡泡宇宙 (4)

周培的肥皂泡

「程胖,你那位預言大師朋友……我想直接和他聯絡,參考一下他的意見,如何?」


程凌沉吟不語。周培臉上出現陰影。

「程胖,我們多年老朋友了,你還跟我斤斤計較?既然你不搞股票,我和你那位朋友直接聯絡,也不礙你的事,何必這麼小氣!」

「我不是小氣。我那位朋友不喜歡預測股票,上次已經十分勉強。我不願讓他為難。」

「他到底為難不為難,我和他談談就知道。如果他一定不肯,我絕不多問一句。你讓我直接跟他談談,有甚麼關係?大不了我賺錢分他一半。」

「周培,說話要算數,如果他不肯的話,就不要為難他。」程凌始終也是婦人之仁。「這是他的地址,你自己去找他吧。」

「請問五子神童在嗎?」開門的似乎是神童的母親。

「他出去玩了,你去土地廟那邊找找去。」


周培見到一個頭很大的小孩在土地廟前呆坐,心想這個應該是神童吧,就走了過去打招呼。
周培見神童沒有回應,就滔滔不絕的說著他的賺錢大計。

「我只要下棋。」神童忽然開口了。

周培一下子沒了希望,十分失望,正盤算著怎樣勸服神童時,神童再次開口。

「要預知未來,你自己找土地伯伯。」說完他指了指身後的土地像。

「土地伯伯?」

「對啊!我告訴他我想每次下棋都勝利,他摸摸我的頭,我就每次下棋都贏了!」

「我怎樣才可以見著他?」

「我不知道呀。你自己在這裏等吧。」神童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
於是周培就坐在土地廟前一直等到晚上。結果什麼也等不到,只好悶悶的回家了。


周培在的士上做了一個夢,夢見某某股票的價格。醒來發現是做夢,還以為自己真的有了預知能力。


扭開電視,正播著財經新聞。一看剛才夢見的股票,價格不對,覺得好笑,就去睡了。


清晨的陽光照進屋內,周培換衣服上班,順手扭開電視,再看看夢見的股票的價格。一看之下,周培咬著麵包呆了。竟然中了。


於是周培撥電話給程凌,告訴他今天不上班。之後就整天在想各個股票的價格。


第二天,周培拿著前一天的預測結果在電視機前比對。忽然大叫一聲,竟然全中了。


就這樣,周培拿著少許本錢在股壇上闖出名來,開了間小小的投資公司。幾年後,越搞越大,娶了個美麗的太太,生活十分美滿。

[生活記事] 泡泡宇宙 (3)

五子神童的肥皂泡

雖是仲夏,早上難得起了風,天色清爽,淡淡綴幾絲雲卷,顯得藍天格外高遠。路旁幾位野孩子在一座小小的土地廟前玩彈珠。紅磚砌的小廟祇有一尺高,兩尺寬。土地神擠在不能再小的小廟裏,有一束香插在廟前小香爐裏,一縷青煙裊裊上昇。


一個瘦弱的孩向著其他小朋友走去,他的是耳眼鼻五官都小,頭部卻很大,穿國中制服,球鞋,沒穿襪子。孩子靜靜地來到人叢中央。

「五子棋王來了!」人群起哄了。「五子棋王來了!」


神童沒有顯出特別興奮的神情,只是靜靜地拿出棋盤和棋子。


其他孩子紛紛爭著跟神童下棋,一個穿著短衫闊褲的爭勝了。其他人繼續爭著有利的觀戰位置。


神童讓對手先下,孩子拾起一顆白子擺在棋盤上。神童輕鬆的應了一子,孩子想了一會,又擺上白子。神童下得很快,小孩則每一步都苦苦思索。

「五子神童很厲害呀!」小孩舉手投降。「我輸了。」

神童咧開嘴,無聲息的笑了。

「再來一次!」


神童和同一個小孩又下了一盤,之後其他小孩輪著挑戰。

「著火了!」有人在喊。


小孩一齊朝火場擠,神童攀上矮牆,看到燃燒中的屋頂。一幢木樓著火了,燒得很猛烈。木樓的牆己經燒穿。神童看見地板上爬著一條條火龍,有的爬上梁柱。一條火龍躍上屋頂,轟然一聲,屋頂垮下半邊,幾條火龍飛向空中,圍觀的小孩譁然歡呼。另一股水龍,從右方木屋後面成弧形角度落在燃燒的木樓上。白色的水龍每次擊中火龍,後者便翻滾著縮進地板的縫隙。水龍移開,了龍又一躍而起,吞吃周圍黑色的部分。


這時左面又出現一條水龍。三條水龍此起彼伏落在木樓周圍。木樓己燒成純白色的骨架,火龍都爬屋樑上。架子終於垮了,火龍翻落到地上,似很痛楚的扭曲著。一股猛烈的熱風,襲向圍觀的小孩,小孩大叫一聲繼續觀看。水龍現在佔了上風,木樓的已火勢被三條水龍壓制住。


小孩「噓」一聲的散去。神童亦跳下矮牆,默默收好棋盤和棋子,無聲息的回家去。

「媽媽,我今天看到了消房隊救火!」

「是嗎?」


於是神童一面看著母親做飯,一面滔滔不絕說著火災的情形。


晚餐十分豐富,神童滿足的笑了。

[生活記事] 泡泡宇宙 (2)

程凌的肥皂泡

 

下午,風停了,熱空氣一堵牆似擋在行人面前,倒比中午更悶熱。程凌來到這個在高悅白畫室附近的閣樓,他們依然合租著這裏,而且真的弄了一個小型畫廊來,不同的是,閣樓重新佈置了,是程凌未婚妻努力的成果。

 

推開閣樓的木製大門,一股冷風迎面撲來,程凌直拉衣領,讓冷氣灌進去。丁玉梅穿著一襲白色晚裝,頭髮挽上去,紮寶藍緞帶,程凌暗暗喝采。

「今天很漂亮啊,一會一定把我的風頭都搶去了。」

「大畫家,誰能跟你爭風頭?」

「出發吧,車已經到了。」

「對啊,主角遲到不好看。」


程凌的新車子是一輛九八年限量版本田,寶藍色,真皮坐椅的新皮氣味還沒散去。車子在電視大樓門前停住,立即就有人替程凌開車門。

「程先生午安,記者招待會很快就開始了,請這邊走。」


程凌將車匙交給那男孩,挽著丁玉梅的手,推開電視大樓的旋轉門走了進去。程走向電梯,新聞採訪組的王小姐迎了上來。電梯門開了,一行三人走了進去,王小姐撳下三樓的電鈕。


三樓,王小姐領著程凌和丁玉梅前去舉行招待會的會議室。會議室已聚集了不少記者和閒雜人,程凌推開人群,拉著丁玉梅向講台走去。


「咳哼」程凌先清了清喉嚨。「歡迎大家來參加「財子畫展」的記者招待會。雖然今次是本人的第二個個人畫展,但心情不免還有些緊張。」


「財子畫是一個我一直都想畫的題目,畫的是每個人都喜歡的東西--鈔票。各種各樣的鈔票,要多少有多少,誰不喜歡?錢最真實。錢就是自由。」

 


「我經歷過沒有自由的日子,今天總算捱出頭來了,我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,全靠一個人在背後支持我。我要借今天這個大日子向她致以最深的感謝,並籍這個機會,向大家介紹;我的未來太太--丁玉梅小姐。」


台下傳來如雷的掌聲,閃光燈閃過不停,丁玉梅被程凌拉了上台,接受大家的祝福。


記者會後,程凌駕車回臺北。車過松江路,一陣白霧迎面襲來。程凌趕緊將車停在路邊。他拉了丁玉梅走進霧裏,二人雙雙走到路燈下。程凌感到頸項涼涼的,摸上去卻並不濕。

「好可愛唷!」丁玉梅嘆息說。


程凌感到一切都十全十美,他們繼續向前走,走進一條小巷。走過巷子,霧竟全散了。程凌找到麵攤,叫兩碗牛肉湯麵,一碟豆腐干。麵攤桌上堆滿髒碗。程凌推開髒碗,跟丁玉梅一起埋頭大嚼。


吃完湯麵,付了錢,走了百來步,轉進一條小巷,三轉兩轉,就回到他和丁玉梅二人的公寓。


第二天一早,程凌拉著行李下樓,丁玉梅在後面跟著。

「去旅行嗎?」住在一樓的林先生正在洗他的寶貝車子。

「是啊。度蜜月去。」

「是嗎?恭喜你們。」

「多謝。」

早上陽光特別燦爛,程凌抬頭望向太陽,感到自己的生命充滿著希望。

[生活記事] 泡泡宇宙 (1)

荷蘭哲學家布尼茲說,這個世界不完全是善的,充滿了罪惡和痛苦。但這個世界,是所有可能存在的世界裏最好的世界。

 

每一個可能存在的世界,都像一個肥皂泡。每一個肥皂泡就是一個可能存在的世界,這些世界同時存在,一件事發生了,在不同的世界裏就會有不同的結果。

 

這些可能存在的世界,開始時差別很小,後來他們越離越遠。這些可能存在的世界,有無數多個,都同時存在,就像滿天飄浮的肥皂泡。

 

我們的肥皂泡應該是最好的肥皂泡。

 

人可以選擇他的世界。人的靈魄可以超越時空,在肥皂泡間跳來跳去。


你的靈魄還在這裏嗎?


宇宙故意留下了一點小破綻,在未來的牆上開了一扇小窗。我現在就站在窗口眺望,窺視著《棋王》的主角們的靈魄所身處的肥皂泡。

 

註:

1. 這是一篇Band one女校的甲等閱讀報告。
2. 亦即若干年前(中六時)本人寫下的中化科閱讀報告。

3. 書名:《棋王》 作者:張系國
4. 忽然找了出來,是因為看了諾韻新書
5. 在自己的電腦已找不到檔案,幸好若干年前放了上網,又竟然還在。
6. 不知現在《棋王》還在不在書目中,但請勿抄功課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