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/03/26

[香港遊記] 長洲花見(貳)之發花癲

有些事情
只要相信就會發生
例如
我相信雨很快會停
雨就停了

離開尖沙咀開來的小輪,由天星碼頭飛奔到長洲渡輪碼頭,在最後兩分鐘趕上船。在船上倒頭大睡一個香甜,張開眼竟見外面下著不大不小的雨。翻起帽子,在長洲橫街窄巷遊盪,數算著這裏到底有多少間理髮店。

抱著雨很快會停的信念,我很快就遇見微弱的陽光。

由熟悉的小路走到關公忠義亭,在樓梯的頂端看過去,已見到粉紅色的櫻花向我招手。被雨打得有點兒凋零,但淡淡的粉紅色依然嬌豔。我拿出一部又一部的相機,亂按著快門,頂著灰暗的天空,周旋於亂叫的遊人間。

可能是雨剛停的關係,剛到時人流不多,只有一群拍「造型照」的太太們。(很煩..把我的詩意全打亂了。)上次見到的那一棵,已經開始長葉,而旁邊的十來棵,則開滿了粉紅色的花。是被雨水洗刷的關係,還是新開的關係呢?

花離我很近,伸手可及,只要踏上

[香港遊記] 長洲天然甜品

看完花,要找點吃的。終於在大興堤路一間千奇百怪的甜品店坐下來。

花多眼亂,水果、紅綠豆沙、凍奶、西米、黑珍珠、涼粉、芝麻糊、豆花、布甸、雪凍、雪蛤等相互配搭,搭出過百組合。

就連如此揀飲擇食的我 (不吃紅綠豆沙、涼粉、芝麻糊等),也對不少配搭有興趣。最終因為想吃豆花,就選了「雪凍芒果豆花」。

 

雪凍即是朱古力包著雲尼拿雪糕,不過朱古力皮不是脆的,可能是因為浸了在淡奶中吧。因為加了淡奶,我就沒加糖水了。這個其形怪狀的東西也蠻好吃,好像是第一次混著芒果和豆花一起吃....不過,豆花的質素當然不及南丫島的阿婆了,好懷念,下個星期可以去嗎?

2006/03/12

[台北遊記] 城市叢林

出走台北(卷二十)

本來是打算往另一邊的市林夜市,結果走進了一個叫「城市叢林」的地方。

一個奇怪的地方,是老式的商場吧。入面有久違甚或未見過的小遊戲:網烏龜、波子機、捽麻雀......十分懷舊。

在寵物街樂而忘返,那裏簡直甚麼動物也有,狗種繁多:沙皮、史納沙、貴婦、雪橇、老虎、芝娃娃、金毛、伯恩山(!)......可見現時那些狗較熱門,那些西施、北京、摩天使,現在不多人養了吧。場內也有貓、松鼠、小刺蝟,甚至有豬。不過,這些寵物店是不是領正牌經營實在令人疑惑,那些小動物又有沒有做足防疫措施,是否打足針身體健康呢?希望這些小動物都有光明的前途吧。

2006/03/11

[台北遊記] 我們逛了四間誠品

出走台北(卷十八)

往台北三天,竟然逛了四間誠品,差一點就是五間的了,可惜到達美麗華的時間太晚,只能望門輕嘆。

第一站:信義新店

總共八大層的信義旗艦店,怎能不遊。不過因為時間不多,行得較急,地庫也沒有下去。我逛得最高興的就是五樓的誠品兒童,還掃不少小玩意,果真是患上嚴重職業病。

 

 

 

第二站:敦南店
港人最愛的24小時誠品店,當大部分的店鋪都已經關門後,打發時間的好去處,夜半三更也是人山人海的地方。

 

 

 

第三站:誠品116

一本書也沒有的西門誠品116,看得太多書,也是一個不錯的調劑。言承旭的首飾廣告處處,對他零興趣也拿了數張宣傳卡,有沒有人想要?賣的牌子有些香港,有些香港沒有。有點後悔沒買那個hire 的袋子。

 

第四站:忠誠店
在天母偶然遇上。

終於也買到書了,得到王文華的舊作《舊金山下雨了》,快可以儲齊全部作品了。除了他,其實我還想找黃宜君的《流離》,不過沒緣遇上。